咖啡文化·古巴,这里才是真正的的“咖啡天堂”

古巴的时钟在1960年美国对古贸易制裁颁布的那一瞬间戛然而止。即便是50年以后,在距美国佛罗里达州南部加勒比海岸仅60英里的古巴,人们还开着涂抹着各色油漆的老爷车,住在色彩鲜艳却破旧不堪的楼房里。古巴在我们的印象中逐渐淡化,我们甚至遗忘了古巴真正的文化象征——咖啡。“在古巴,咖啡不仅仅是用豆子萃取出的饮料,”亚当•戈登伯格(Adam Goldberg)说道,“它是维系人与人之间情感的重要纽带。”

戈登伯格是一位来自美国纽约的软件工程师,平日酷爱咖啡、美食和摄影。他在2007年成立了A Life Worth Eating网站,用来记录他所品尝过的美食和所游历过的城市。“当我在旅行时,我了解一座城市的方式就是去当地的咖啡馆品尝咖啡,咖啡已经成为了我品味一座城市的唯一标准。”他说道,“世界各地的咖啡厅都聚集着很多年轻人,他们热爱自己的城市,对生活充满希望。”去年,Goldberg出资成立了半年刊《Drift》杂志,杂志通过咖啡的角度,向人们介绍世界各大城市的风土人情和文化特征。

工人们在工作前享用咖啡

我一直都想去哈瓦那看看。”戈登伯格在古巴游记中这样写道。自去年9月开始,戈登伯格在古巴长住了1个月,为的就是深入了解当地历史与文化,以此来为《Drift》杂志撰写专栏文章。戈登伯格想要通过他的努力,让世人了解古巴咖啡文化,从而保护这一珍贵的文化瑰宝。

在咖啡厅里喝咖啡的人。“他们只喝意式浓缩咖啡。”戈登伯格说道,“一名咖啡师需要操作3台4头咖啡机,这就意味着他每隔5分钟就需要同时制作12杯咖啡。”

“这位老人使用这台摩卡壶已经20年了。”戈登伯格说道,“摩卡壶是哈瓦那人日常最常用的咖啡壶。”

在20世纪早期,哈瓦那咖啡厅数量曾一度超过150家,但这一数字在此后逐年递减,其原因在于古巴咖啡的减产,以及朗姆酒和蔗糖出口比重的增加。前任古巴总统卡斯特罗在1959年的古巴大革命中将咖啡种植业统一划归为国家所有,并要求全国加大对可食用作物的种植力度。“咖啡的产量虽然减少了,但消费需求却在不断上升。”戈登伯格说道,“50年前,古巴的咖啡年产量为6万吨,而如今这一数字已锐减至6000吨。”

由于产量不断减少,古巴政府在1962年规定居民每人每月定量配给4盎司咖啡,市面上也因此出现了咖啡的替代品,例如鹰嘴豆咖啡。“这是一种混合了咖啡和烤鹰嘴豆粉的咖啡替代品,为的是让更多的人能喝到更多的咖啡。”戈登伯格说道。在当地的Café con chícharo,咖啡师为他制作了一杯土腥味浓重、口感粗糙、味道微苦的鹰嘴豆咖啡。由于味道太差,当地人习惯在咖啡里加很多糖。鹰嘴豆咖啡在当地的配给商店里非常常见。当然,你也可以去正常的商店里购买正常的咖啡,但考虑到当地人每月20美元的收入水平,咖啡对于大多数人来讲绝对是奢侈品。由于咖啡数量有限,哈瓦那人会用非常小的杯子喝咖啡,每杯咖啡的量也非常少。

考虑到咖啡的配给供应和较低的收入水平,古巴人大多在家自己制作咖啡。“几乎每家每户都有摩卡壶。”戈登伯格说道。由于无法在咖啡厅享用到醇厚的意式浓缩咖啡,古巴人会在家中用摩卡壶尽量模仿意式浓缩咖啡的口感。“在制作完咖啡以后,古巴人会在咖啡上加上一勺用棕糖打发的泡沫,以代替意式浓缩咖啡上的咖啡油脂。”戈登伯格说道。

自家制作咖啡的流行培育了一大批家庭式咖啡馆。对于那些没办法在家喝咖啡人或是工人们来讲,站在家庭式咖啡馆窗外喝咖啡时最好的选择。“这种家庭式咖啡馆的价格更便宜一些。”戈登伯格说道,“咖啡的价格通常为1比索,相当于3美分。”而普通的咖啡馆咖啡售价为1.5比索。

“每天早上7点到9点,来喝咖啡的人特别的多。”他说道。如今的古巴咖啡文化形成于古巴大革命之后,直到今天,咖啡仍是人们交流情感并引以为豪的文化象征。“虽然资源有限,但每个古巴人的生活都离不开咖啡,他们总会有办法喝到咖啡。”